名人记事

来源: 华容县政府日期:2010-06-04 17:18
字体: 【 浏览量:1

一代名臣刘大夏

 

我想秉笔直书的是我乡邑的另一京官,学历史治明史的人不会不知道,我华容人更是以他为骄傲。此人,刘大夏也,明代官至国防部长。《明史》称“大夏忠诚恳笃,遇知孝宗,忘身徇国,于权幸多所裁抑。尝请严核勇士,为刘瑾所恶”。

刘大夏(1436-1516),字时雍,自号东山先生,二十岁时举乡试第一,明天顺八年(1464)中进士,历任翰林院庶吉士、吏部侍郎、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、兵部尚书等职,是著名官吏、水利家、军事家,为官42年,历仕四朝,清廉笃实,政绩显著,深得朝野称誉。

制止不义之战

成化十七年(1481),安南王黎灏侵略老挝,兵败。明朝廷握有大权的太监汪直欲以边功求宠,要兵部找出以前安南的文牍(军事册籍和航海地图),准备灭了安南国。刘大夏反对这种侵略战争,将其藏匿,不肯交出。他对兵部尚书余子俊说,兵衅一开,西南糜烂,死的人将何止千万!尚书余子俊省悟,不再问图册事,从而避免了一场残民以逞的不义战争。成化后期西南没有构成较大的战事,当然是由整个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形势所决定的。刘大夏藏文牍这一段小插曲反映出,宣德以来的收缩政策在士大夫的头脑中已扎下根。

耿直不畏权贵

成化十一年,刘大夏升为兵部职方司郎中。因父亲逝世,回华容守孝三年,十六年复任原职。十九年,太监阿九的胞兄犯罪,刘大夏依法鞭笞,阿九恃宠皇帝诬告。宪宗偏信谗言,将刘大夏逮捕下狱,并令东厂(监视官吏、镇压人民的特务机构)侦查,因无所获,只得判处杖责20,释放复职。自此刘大夏耿直不畏权贵之名在京留为美谈。

碑文略曰:

奉天承运皇帝制曰:兹尔兵部尚书刘大夏,廊庙英资,湖湘间气.谋猷深远,志行端方。召为台宪,东郡之水土遂平;擢佐地卿,朔方之刍粮俱足。付以总督之重权,风威大振于遐方;惠泽诞敷于黎庶,特膺简命(兵部尚书),大纲小纪之毕修,内揖外攘之兼平。爱君忧国,守正奉公。弘治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。

 

彭德怀在华容湖区严惩恶霸

 

目前正在央视一台热播的电视剧《彭德怀元帅》,一开头,就是在华容注磁口镇帮穷苦百姓杀了恶霸地主后被通缉的彭德怀,在战友和百姓们的帮助下,奔走在逃亡路上的场面。

这是近一个世纪前,发生在华容的一个真实的故事:

那是1921年秋天,担任湘军连长的彭德怀,率领部队驻扎在华容县注磁口镇。当时,注磁口镇是个十分繁华的湖区集镇,盛产稻谷、水产、家禽家畜,还有大量芦苇、野禽。由于物产丰富,商业发达,有“小汉口”之称。按说,人民应该生活富庶。但实际情况却是,各种苛捐杂税名目繁多,地租高利贷等剥削异常严重,贫富悬殊特别明显。彭德怀出身农村,与农民有种天然的感情。他常在晚饭后到镇郊农民家坐坐,聊聊天,了解农民生活情况。一位叫姜子清的贫苦农民,向彭德怀诉说了当地恶霸地主欧盛钦仗势欺人,强占他多年淤积起来的稻田苇地的事。他多次请求彭德怀帮他夺回淤地。彭德怀通过向其他贫苦农民调查,得知姜子清反映的情况属实。而且,彭德怀还了解到,欧盛钦人称“欧霸天”,他仗着哥哥是湖南省督军赵恒惕的高级少将参议,平素欺压百姓,恶贯满盈,在该地封河禁止网鱼、封苇地禁止砍伐、禁止猎野禽,强占良田房产,利用权势压迫新移民户。欧兼当地的税务局长及堤工局长,滥增百货税收(特别是鱼税),横行霸道,无恶不作,百姓说他危害群众比土匪还厉害,对他恨得咬牙切齿。

彭德怀疾恶如仇,他决心为湖区百姓除害。一天晚上,彭德怀对姜说:“你们应当组织救贫会,大家团结起来与欧盛钦斗”。姜说:“谈起欧盛钦人人都恨,但做起来个个都怕。”彭德怀问姜:“你也怕吗?”姜说:“不怕,但只我一个人不行。”彭德怀说:“今晚我派几个士兵,你带路,去把欧盛钦杀了,你敢不敢?”姜高兴地说:“敢!”。彭德怀说:“去的时候大家都要化装,事成之后,不得有任何人泄漏。”

当晚,彭德怀派一班长王绍南及魏本荣等三个救贫会(彭德怀在本连贫苦农民出身的士兵中建立的组织)会员,由姜子清带领,将欧盛钦秘密处决了。彭德怀向他们交代,只杀欧本人,不得伤及其他人。还出了一张匿名布告,宣布欧的罪状。第二天,镇里的苛捐杂税就停止了。贫苦农民都暗暗高兴。过了几天,队伍奉命离开注磁口镇,经三仙湖,由小火轮送至湘阴登岸,向平江进击沈鸿英流窜部队。

这年十一月底,彭德怀带领连队驻扎在离长沙七十里的潞口畲一带。刚驻不到几天,在注磁口处决欧盛钦之事,就被告发了。团长袁植派特务排长徐某来到彭德怀连部。徐说:“袁团长请你去长沙团部。”走出离连队大约五里地,徐排长预先埋伏的一班人将彭德怀逮捕。徐排长说:“这是袁团长奉赵督军命令,不得已来捉你的。听说你杀了欧高参的弟弟和全家。”彭德怀说:“杀欧盛钦确有其事,但只杀了他一个人,没杀全家。”徐说:“这是欧高参告发的。”彭德怀说:“欧是当地为富不仁的最大恶霸,仗势欺人。该杀!”彭德怀细数欧盛钦一堆罪状。这一班士兵听了都很愤慨,对彭德怀表示同情。徐即假惺惺地说:“团长也是不得已的,到督军署后,一定会设法营救你的”。士兵对彭德怀也很同情,有的还出主意说:“你到督军署不要承认,他没有证据,也可能是土匪杀的,也可能是欧盛钦平日作恶太多,别人报仇杀的”

走了六十里,离长沙只有二十余里了,彭德怀提出走累了要休息一下。休息时,牵彭德怀走的一位沅江口音的青年士兵紧靠彭德怀坐着,把捆彭德怀双手的绳子偷偷地解松了,又把手重重地在彭德怀背上按了两下,示意彭德怀逃走。彭德怀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又走了几里,来到长沙捞刀河边,这里离长沙只十五里了。彭德怀想想自己的命只抵偿一个恶霸的命不合算,死在这狗财主之手实在不甘心,决心在过河时逃跑。在渡船上,彭德怀对徐排长说:“我的大衣口袋里还有几十块钱,你们拿去吧!不要便宜了那些看管监狱的豺狼。”徐排长说:“如果你得救的话,仍然退还给你;万一不幸,就替你办后事。”我说:“用不着,你们拿走吃一顿,剩下的就分了吧!”在船离岸不远,乘徐来抄钱时,彭德怀狠狠地给徐排长一撞,徐落水了。彭德怀一跃上岸,缚在手上的绳子也脱落了,便向榔梨市飞跑。士兵向天放了几枪,无人追赶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微信